这个公司让Google和Facebook不能再躺着赚钱了?!

我们可能都听过这样一句牢骚:做什么网站都是给 Google “打工”,意思是你做的内容最终人们都要靠 Google 搜索出来,而 Google 可以从中赚取广告费。其实硅谷最大几个公司里都少不了依靠广告收入:Google, Facebook, YouTube 都是如此。

难道这些公司注定是互联网的最上游吗?来自硅谷的公司 BitClave 做的就是依靠区块链技术的去中心化搜索(decentralized search)。凭什么 “去中心化搜索” 就能有挑战 Google 的雄心?硅谷密探(公众号:guigudiyixian)独家采访了 BitClave 的 CTO、卡内基梅隆大学电子和计算机工程专业的研究型副教授(Associate Research Professor)帕崔克?塔格(Patrick Tague)。

零售业+区块链=?

这家于2016年成立于硅谷山景城的公司在成立之初就注意到一个现象:没有公司在区块链的上一层建造新产品,所以他们想撬动起区块链的杠杆作用。同时,BitClave 也一直在关注零售科技,因为零售业对科技的适应性很慢,有很大的优化空间。

零售业+区块链?这不正是广告业嘛!BitClave 的目标就是利用区块链技术,去掉中间人,把消费者和商家直接连接起来。

他们的另一个目标则是:把消费者自己产生的数据还给消费者。我们每次浏览某网页、每笔交易都是有价值的信息,而 YouTube 或 Facebook 免费让你用他们的产品,是因为这些公司从这些数据中大大获益。BitClave 想做的正是打破这种数据垄断,让消费者对自己的数据有决定权:消费者自己决定哪些商家能看到他们的数据,而不是让那些巨头公司控制所有的数据。

BitClave 怎么用?

别担心!用这个系统比开设个区块链账号、成为矿工挖矿简单多了。BitClave 的应用端看起来就像个购物网站一样,但这个应用端不会附在平常用的浏览器上,而会是一个单独的 app。

当用户想买某物时,他就去 BitClave 的 app 搜索商品,比如:“我想在接下来的24小时内买辆山地车”。系统接到这位用户的搜索请求后就会在幕后开始搜索。当买家挨个浏览这些搜索结果时,每点开一个搜索结果,买家就会从卖家得到一点报酬,作为对卖家产品表示出兴趣的奖励。当买家看到合意的商品时,买家就会直接联系卖家,或去卖家的线下商店。

另一方面,商家也会有个相似的用户后台(dashboard)。在这个用户后台上,商家可以上传他们的广告、视频、图像等等。他们还能有针对性地筛选关键词、或者决定他们以何种方式被买家找到。比如,商家可以在上面搜索:过去一周内所有包含我的品牌的搜索。这个来自商家的搜索就会和上文提到的用户搜索匹配成对。这样,商家和客户的连接就建立起来了。

与传统的通过“数据集成体”(比如 Google, Facebook, Youtube)相比,这种运用分布式账本做广告和交易的方式如果能实现,最主要的好处是消费者和商家能绕开中间的数据集成体,直接交易,而数据集成体(如上图中的 Google )的损失就变成买卖双方的得利。

涨姿势

Take Away

运用分布式账本做广告和交易,能直接连接消费者和商家、绕过中间的数据集成体,比如谷歌、YouTube 等;而这些数据集成体的损失,就是买卖双方的得利。

迷你“生态系统”

目前,已有15个公司加入到了 BitClave 的生态系统中(ecosystem)。这些最初的合作伙伴在某种意义上就像试验田一样:BitClave 借此能够先把系统建立起来 ── 尽管这个生态系统非常小 ── 并向在这个系统里的每个参与者证明这套系统的价值。如果能证明其价值,BitClave 就能吸引更多公司加入。

Tague 介绍说,在这15个公司里,有些公司是区块链公司,他们愿意加入 BitClave 因为他们在寻找 “对区块链友好”(blockchain-friendly)的新型广告模式。

什么叫 “对区块链友好” ?很多在开发区块链技术的公司正是为了挑战现有的方式。拿 Google 和 Facebook 为例:如果一家公司想给其产品打广告,它就会去 Google 或 Facebook,而这正是这些区块链公司想挑战的对象,绕了一圈又把钱送给自己的竞争对手了。因此这些区块链公司找 BitClave 打广告,希望能利用 BitClave 的区块链平台优势,绕过中间人。

“试验田”如何扩大规模?

Tague 博士说,扩大规模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区块链技术本身。从技术角度来说,区块链技术的某些方面是很慢的:拿以太坊来说,在区块链间做智能合约很慢。目前 BitClave 把精力主要放在应用上,而非以太坊上。BitClave 系统的一部分会在区块链上运行,另一部分则会在区块链之外运行,但同时还能读取或获取区块链上的数据。可见:要想提高速度或可扩展性(scalability),就把数据从区块链分离出来,链下处理。

如果觉得有点抽象的话,不妨把它想成一个和云相连的手机 app(例子:你手机里的图片):有些数据送到了云上(和云同步的图片),但有很多数据和操作是只发生在你的手机上的(例如:存在你手机内存里的图片,或者你在手机上对图片的编辑)。把“云”换成“区块链”,手机 app 还是手机 app,就是我们刚才说的那个概念。

怎么画匿名的精确画像?

又要保持用户匿名性,又要对用户进行精确画像,是不是听起来天生矛盾?Tague 也承认,对 BitClave 来说这是个很大的挑战:怎样让用户既可以证明他们的真实性,又不用暴露真实身份。一旦能够匿名,用户真实性和搜索真实性就很难保证:比如用机器人来创造虚假账户。

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如果商家有和买家交易的意向,商家可以要求该用户提供额外信息:比如,提供能证明用户虚拟身份和真实身份之间联系的证据。

同样地,如果某人用两个不同身份搜索两种不同商品,他可以向卖家证明那两个搜索是由同一个用户发出的。BitClave 允许人们把自己不同的搜索联系起来。当然了,如果用户不想那两个搜索被联系起来,他们也可以选择不回应。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买家不想暴露其真实身份,商家就不会与其进行交易。可见,买卖双方对运用智能合约交换数据的行为,实际上是一种讨价还价。

怎么在 BitClave 上创建一个匿名且精准的虚拟的身份呢?用户创造一个公众可见的个人信息页,上面包含他/她的性别、年龄段、收入区间等:这些因素可以帮助卖家对该用户有个基本了解,但不用透露与该笔交易无关的信息。

这些包含某人性别、年龄段、收入区间的信息不足以让公众猜出那个人具体是谁,但足以帮助商家揣测这个客户的购买喜好。换句话说,通过这些信息,用户实际上在创建一个“用户画像”(persona)。

如果有需要,用户可以创造出多个用户画像:比如,该用户出差住的酒店可能比自己旅游时自掏腰包住的酒店高级很多,那他就有“出差人格”和“旅游人格”两个画像。如果不看背后的联系,这些用户画像看起来就像一个个单独的人一样,彼此几乎不重合。由于区块链的匿名性,每人理论上可以创造出无数个用户画像。

有时,卖家不需要知道这些不同人格之间是否有关联,比如你有“商务装”和“休闲装”两个人格,对你的“商务装”人格有兴趣的商家对你穿哪种旅游鞋并无兴趣。但有些时候,商家能够从 “分析不同人格间的关联” 获益。比如说,你打算买辆车,既作为上班的通勤车,也想用来旅行时开长途,这时如果卖家能把你的“商务人格”和“休闲人格”结合起来成为一个人格并分析其中特点,就能为你画出更准确的用户画像,提高交易成功的几率。

合作商家欺诈怎么办?

BitClave 在想办法给其生态系统里不同的参与者排名次。所有的交易都以某种形式被保留在区块链上,因此用户能够查看过去的交易记录、某商家的历史、某商家过去的交易记录、以及和其他类似商家的比较。BitClave 的中长期计划之一是设计一个排名/信誉系统,它能告诉你该不该和某人或某个商家进行交易,有点像现在银行贷款用的“信用评分”(credit score)。

难度在于,区块链系统本身的匿名性和排名系统天生矛盾。话说回来,如果一个用户想要一个好信用排名,他/她可能更愿意透露一点关于自己的信息;如果用户就是想匿名,他就肯定不愿意多透露个人信息,因此也会在排名系统中稍微降低一点。说到底,决定权在用户手中。

从Google广告收入分一杯羹?没那么容易!

我们都知道,当你在 Google 搜索商品时,它会把你转到其他的网站上。在 Google 搜索自行车,它可能会把你带到 Amazon。而 BitClave 不一样:尽管它可能会有网页版,但 BitClave 不打算和 Google 合作。Tague 教授说,归根到底,BitClave 和 Google 是两套平行的搜索系统。

BitClave 和 Google 的主要区别之一就是,Google 搜索的都是已经存在在网上的东西;特别是如果某商品在网上已经存在了一段时间后,Google 的算法能大大优化搜索结果。而 BitClave 的方式是搜索你想要的东西:如果你搜索的商品在网上仅仅存在了一天,你在 Google 上面是几乎搜索不到这个商品的,因为 Google 的算法会把它排得很低。但如果用 BitClave 的系统,而且你搜索商品的卖家也是 BitClave 的合作商的话,商家就能马上联系到你。Tague 教授提到,相比 Google,BitClave 的方式更 “消费者主导”、更 “需求主导”;而 Google 的搜索是“应答性” (responsive)的、相对是“被动的”。

BitClave 和 Google 的另外一个区别是,在 BitClave 上打广告能精确地衡量出 ROI(投资回报率)。在谷歌上打广告,商家无法精确的知道谁看了它的广告,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看了广告后购买了产品,很难衡量其投资回报率。但在区块链平台投放广告,所有的行为都是可以追踪的:这个人点进去看了我的广告,我给他几个代币的回报,然后他们购买了我的产品。

和现在的广告业的航母 Google 相比,BitClave 这只小舢板虽然更“消费主导”、能更精准地衡量出投资回报率,但它也有它的软肋:BitClave 能否成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和其合作的商家的数量(也就是在其“生态系统” 内的商家)。商家越多,给买家的选择越大;如果只有几十个商家,整个系统显然是无效的。

在 BitClave 的生态系统很小的时候,和像 Google 这样的巨大的搜索引擎竞争相当困难。因此,BitClave 的竞争优势是小公司:BitClave 能够帮助小公司更精准地找到他们的潜在客户,而且这些小公司能够决定哪些客户才能看到他们的广告,能大大节省成本。另外,像亚马逊这种巨头对新的无名小商户的加入是无所谓的:新的小商户加入亚马逊,可能很长时间内都逃不出搜索结果最后几页无人关注的局面 ── 尽管它的产品可能很好。而在 BitClave 上则不会有这个问题。

看了这种先进的广告发布方式,你觉得 BitClave 或者类似的公司会对 Google 造成实质性的威胁吗?

声明: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站转载仅做信息展示,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via 品途网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博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