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银行副行长马智涛:五问公有链、联盟链

在11日的2018全球区块链峰会上,微众银行副行长兼首席信息官马智涛进行了主题为《联盟链的升华——公众联盟链》的演讲。

围绕着联盟链和公有链这两套体系所存在的差异以及它能够带来的价值,马智涛首先提出了五个问题:公有链是否为“公众所有”;公有链是否真正在服务“普罗大众”;公有链能否承载“数字社会”使命;信任是否只能通过算法来建立;联盟链是否只能服务联盟成员。

基于这五个问题,在区块链的生态圈当中,联盟链的进化升华,应该能够演变成为一个面向公众提供服务的生态,称之为“公众联盟链“,它并不是单一的链条,而是一种新的基于区块链商业应用所打造的一种生态圈。

因此,公众联盟链有几个重要使命:服务公众;本身有一套治理机制;分布式商业。而公众联盟链对于技术底层的要求还有几方面需要重点加强:需要能够支持多链条并行,跨链条通信,支持来自互联网海量交易的能力;低成本,高效率建立联盟链;开源开放。

以下为马智涛演讲全文,巴比特编辑整理,未经嘉宾确认:

马智涛:在这里感谢肖风董事长,连续三年邀请我来峰会,分享微众银行在区块链上的思考。2016年我们第一次参加区块链全球峰会的时候,微众银行就表明了决心,在区块链,重点是联盟链上发力。三年过去了,我们对于在联盟链上面所做的思考和实践经验做一下总结。

从联盟链概念推出市场的时候,引起了很多争论。围绕着联盟链跟公有链这两套体系所存在的差异,以及它能够带来的价值。我在今天的会上,不会重点看联盟链和公有链之间到底在技术上谁强谁弱,反而能希望带出来几个问题,和大家一起去思考。这几个问题,也是微众银行不断思考和摸索的,看在这几个问题上面,能不能给大家带来一些启示。这些问题在一些场合不一定谈到,在今天的会上给大家提出来,做一些思考。

第一个问题,公有链是否为“公众所有”。

从一开始区块链公有链推出市场的时候,非常强调去中心化的理念,也非常强调它是属于公有资产,并不归属于某个个体、某个企业。但从实际运行情况来看,在市场上面几条主要的公链,像比特币、以太坊、EOS,它的算力基本上还是集中在几个大矿池手上,这是事实,这数据也可以在公开报告当中看到。所以公有链是否真正为“公众所有”,这个问题值得大家做一些思考。

第二个问题,公有链是否真正在服务“普罗大众”?

最新的全球人口数据,全球人口76亿,有上网习惯的个人有40亿。真正参与全球公有链人数大约是2000万。这是我们基于比特币、以太坊钱包的数据总结出来的,也是行业比较认可的规模。从中可以看到,目前真正参与使用公有链提供服务的群体,还是非常少。占全球人口真正有上网习惯网民的比例是非常低的,所以这个问题非常值得我们思考,公有链是否真的在服务“普罗大众”?

第三个问题,公有链能否承载“数字社会”使命?

2017年全球数据统计,全球范围里面管理的数据规模大概在230亿个TB。微众银行的股东腾讯也在运行对外的公有云服务,它们可承载的数据规模大概是480万TB。而从功能角度来讲最丰富的以太坊,目前它承载的数据量小于1TB。先不看它提供的功能多样性、应用多样性,单单看它承载的数据量,公有链离真正能够承载“数字社会”使命的要求,还是有一定的距离的。

第四个问题,信任是否只能通过算法来建立?

我们很强调算法,通过算法来做数据的隐私保护、信任的建立。但也要回答一个问题,算法是否是唯一建立信任的手段呢?人类社会经过了这么多年演变进化,事实上我们已经有很多现成的信任机制,这是经过了很多年人类历史验证积累下来的结果。比如可以依赖政府的信用,包括在全国各地建立起来的法律体系,包括各地的监管体系。通过发牌照给一些可信机构,让他们经营一些高敏感、高风险的业务。我们也可以通过资产抵押实现征信。在技术上面,也有很多标准组织来制定技术标准。这样都是我们行之有效已久、一直积累下来的经验,以及经过验证的管理信任的体系。我们不应该一下子把这些体系放弃掉,推倒重来。我们非常认可,算法可以增加信任,但它不是唯一建立信任的手段。我们还是应该回过头来看看,社会上已有的机制,怎么去结合,来把信任建立起来。

第五个问题,联盟链是否只能服务联盟成员?

这也是一个误区,不见得联盟链只能服务联盟成员。现在所有的企业,都会在互联网上面向外部提供服务。我们认为联盟链的参与机构,在组成联盟的同时,同样可以通过互联网面向公众提供服务。所以联盟链是否只能够服务联盟成员,我们觉得这个问题的答案是非常清晰的。

基于以上五个问题的思考,微众银行总结下来,我认为在区块链的生态圈当中,有一条道路绝对是不可忽略的。我们认为联盟链的进化升华,应该能够演变成为一个面向公众提供服务的生态,我们称之为“公众联盟链“。我们对公众联盟链的定义非常清晰,它并不是单一的链条,而是一种新的基于区块链商业应用所打造的一种生态圈。它有几个非常重要的使命。

第一,服务公众。公众作为链的使用者,可以通过公开网络访问商业联盟所组成的联盟链提供的服务。

第二,联盟链有一套治理机制,由联盟成员去共治的。联盟链的属主以及运营方,是联盟本身,通过这个链去实现信息以及价值的交换。

第三,分布式商业。通过公众联盟链的体系,可以大力提倡政企机构联合,提供对外服务,去提升机构间的协同效率,以及提升公众体验、降低公众成本和风险。所以,我们认为公众联盟链,英文称之为Open Consortium Chain,应该是区块链生态圈中不可忽略的,应该有更多关注和投入的领域。

公众联盟链对于技术底层的要求,实际上除了标准的区块链特性之外,还有几个方面是需要重点加强的。

第一,我们讲的公众联盟链并不是单一链条,所以整个体系下面需要能够支持多链条并行,以及跨链条通信,同时能够支撑来自互联网海量交易的能力。

第二,真正能够让大家快速组成联盟,能够低成本、高效率地建立联盟链,这也是重点。也是我们在公众联盟链要加强的力量。 第三,开源开放,是我们非常强调的,我们认为公众联盟链一定离不开开源基础。

所以在这三方面,我们提出来了对于公众联盟链的额外要求。另外更重要的,是在这个体系当中,还有一系列的业务服务能力,这是需要建立起来的。

任何的科技体系,除了技术底层以外,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业务的基础服务,这些需要完善、齐全,我们的业务发展、商业应用才能够蓬勃起来。微众银行已经推动落地的几个业务服务基础能力可以列举一下。

首先在联盟治理方面,既然有联盟,就需要有一套机制去管理好这些联盟成员,谁能够加入,谁违背了联盟章程可能要退出,这需要有一套治理机制做好管理。

同样我们一直强调数据的治理,联盟成员共建的数据,怎么做授权、怎么做隐私保护,这也需要有一系列的底层业务服务去支撑。 身份管理。既然我们的公众联盟链需要面向公众,所以不单单需要是联盟内部的身份管理要做好。我们服务的群体,有可能是人,也有可能是物,这个物有可能是大家很熟悉的一些资产。在智能设备的陆续发展之下,我们会有越来越多需要管理的物,需要放在这个体系当中,所以身份管理也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事件管理。越来越多的驱动不一定是作为人、作为用户操作所产生的事件,更多的智能设备会随时随地产生很多事件。这些事件通过区块链,也可以驱动很多联盟成员之间的互动。

同时,作为一个很重要的金融底层基础设施,我们认为清结算管理也是很重要的环节。所以这一系列的业务服务能力,我们都需要在公众联盟链体系当中把它搭建起来。

在我们的构想当中,未来的公众联盟链生态圈应该是长这个样子。会有不同联盟所组成的联盟链条,它们之间会有很大程度的相互协同,通过跨链的通讯机制。通过互联网,这些服务都可以呈现给终端消费者,这就是我们所设想的公众联盟链未来的生态圈。

这个愿景是不是离我们很遥远呢?不见得。在去年的大会上,我们和万向共同宣布了联合打造了一个BCOS平台,之后没多久,也在金融区块链合作联盟(金链盟)成立了一个开源工作组,去通过BCOS的持续发展,我们做了一个金融分支版本叫FISCO BCOS。

最近一年,我们不断对技术、服务能力进行打磨,我们看到这个生态圈变得越来越蓬勃、越来越积极。今年开始陆陆续续看到在各行各业,包括在存证、仲裁、机构间对账、供应链金融、物业管理、旅游金融、版权交易、人才招聘、游戏等等领域,都有很多基于BCOS / FISCO BCOS的应用出台。所以这个方向,是我们一个非常明确的方向。也是基于这样的信念,我们在上个月正式对外公布,金链盟发起了一个应用大赛,我们投入超过200万的奖金,以及很多孵化、加速器方面的资源,去支持更多的创业者、企业,能够参与到公众联盟链的生态当中来。

我们坚信分布式商业肯定是人类经济的发展模式必会走向的方向,而公众联盟链很有可能是打开分布式商业模式这道大门的钥匙,谢谢各位!

via 巴比特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博

0 条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