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营红帽开放创新实验室:创新的前提是头脑革命

走入红帽开放创新实验室之前,我对体验内容的感受是:一定要和一堆高深的技术参数打交道,需要进行大量的参数配置工作。但当我真正开始学习实验室课程时,才发现它完全是从管理学游戏开始的。或者更直接地说,我与其是上了一堂IT,倒真不如上了一堂管理课。错愕之间,不禁让人想起了一个国内企业的管理难题,多数国内企业根本没有企业文化。就算某些企业通过管理培训后,将企业愿景和相关做法打印出来,贴在墙上,也不过如某些管理学家而言:那些只是规章制度,而非企业文化。不幸的是,创新却的的确确来源于企业文化。这样,红帽开放创新实验室对于创新的促进,就绝非只是从IT技术方面的,而要从人的头脑开始。对此,他们能办到吗?

创新的起源

谈起这种错觉,红帽中国区咨询服务总监葛孙葳谈起了自己对创新起源的看法,他说:“创新一定跟技术相关,但仅仅拥有最新的技术,是不是说就可以产生创新呢?答案是不一定。因为技术和创新文化是息息相关的。这就象在工业革命时期,一开始火车并没有马车跑得快,大家也不知道火车能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什么帮助。但随着技术的变革,纺织机器把农村的劳动力解放出来了,同时火车的速度也变得越来越快,这使它有能力来满足工人们更便捷往返城乡之间的需求。这个时候,技术与文化已经同时发生了变化,才产生出铁路运输产业的创新需求。”

红帽中国区咨询服务总监葛孙葳谈

而正如工业革命给相当一部分人带来的是痛苦一样,很多人是被迫接受创新成果的。红帽公司CEO Jim Whitehurst把一些行业领导者接受创新的状况归结为:领导者知道速度和敏捷性正在成为竞争优势的核心,但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仍然疲于应付快速变化的环境。这就使得过去决定商业中赢家或输家的东西,正在被彻底改变。

这话听起来非常学术,但在实际业务中却非常现实而残酷。笔者接触过一家在偏远农村经营化肥等农用产品的企业。企业最基层的组织,就是一个文化水平不高的司机,开着车定期为所管辖区域的农户送去化肥等必须品。按说这种企业注定与数字化转型无关,但这个企业却意外地实施了一套移动化的信息系统。由于有了这套业务管理系统,销售兼司机既可以定期收到用户物资存量不足的提醒,也可以在用户现场查到公司物资存量情况。当基层业务人员越来越依赖于这套系统时,一种新型的业务创新模式已经完成。而与 Jim Whitehurst理解有偏差的是,尽管是被动地认知这种创新的业务系统,但这家公司的竞争对手却在第一时间实施了类似的系统。

葛孙葳由此介绍说:“巨大的竞争压力,让用户有一种利用IT系统进行创新的愿望,他们反过来给红帽提需求,希望通过技术和文化结合起来的创新,给他们的业务创新带来惊喜。红帽公司内有一个组织叫企业用户咨询委员会,这是由红帽内部的同事跟全球最重要的客户代表组成,他们定期举行会议,听取最重要的客户对红帽的产品和服务有什么建议,两年前他们提出一个反馈,红帽能不能利用自己在开放式组织开放式文化和经验,帮助其他客户建立起类似价值观的原则,帮助他们更有效的做创新,这是我们的开放创新实验室开始的来源。”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所有人都想像不到。红帽开放创新实验室始建于北美,但由于用户认可度较高,迅速在欧洲被采用。进入到2018年,红帽开放创新实验室开始被亚太区接纳。而从这个季度开始,中国也开始有了红帽开放创新实验室。由此,一场创新风暴正在酝酿之中。

被误解的开源和曲解的创新

在任何时候,要实现创新都是困难的。而对红帽开放创新实验室来说,这困难首先来自于对开源和创新的误解。

葛孙葳谈了对开源认识的看法,他说:“大家都知道红帽是开源公司,但开源难道只是代码层面的创新吗?显然不是,它是一种文化。开源公司与闭源公司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开源公司要连接社区文化和企业经营的需求,开源社区比较松散,但是企业需求非常强调企业架构高可用性等方面。所以红帽作为开源公司要同时适应社区文化和企业文化,由于社区不断创造出新技术,红帽还需要接纳最新的技术。”

其实跳出红帽来看开源,我们会发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时至今日,容器技术的发展已呈现出这样一种态势:任何应用程序都必须是容器,以满足未来Web规模的需求(即安全性、可伸缩性、平台无关性和易移植性)。这些容器现在是,未来也将是运行任何关键应用程序和工作负载的新一代“Linux”。而注定是下一个技术趋势的容器技要,却正在被开源技术所垄断。OpenShift、Kubernetes、Apache Mesos都是这一领域的赢家。就算是统治私有云托管世界的OpenStack,其新版本也实现了可以以一种容器化的方式部署。事实上,各种优秀开源技术的不断涌现,深层原因恰恰是因为开源文化与生俱来的创新性。而当这种创新文化与开源技术相结合,帮助传统企业实现数字化转型,进而进行业务模式创新时,其生命力无疑是强大的。

关于这种生命力,红帽中国区市场总监赵文斌补充说:“创新的最大难点,在于打破头脑中固有的观念和天天框框,有时候这比技术创新本身更难。”

今天,红帽开放创新实验室已经来到了中国,它的作用恰恰在于打破阻碍创新的企业文化和开源技术的误解。但从用户的角度来说,能否利用好这件利器的最重要因素,还在于他们自身能否打破旧有的企业文化,去以开放的心态拥抱开源。不得不说,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明天你是否开始创新

虽然因为引进的时间短,所以还不能在现场体验红帽开放创新实验室的魔力。但葛孙葳对红帽开放创新实验室的运作模式做了介绍。

他解释说:“用一句话概括红帽开放创新实验室的运作模式,就是红帽的专家团队跟客户的团队一起以红帽的方式构建软件和技术架构平台,我们有两种典型的场景,一种是帮客户做原型验证,进行DevOps实现敏捷性,第二,催化创新,这是前面的结果和产出。 我们会在这里面催化一些种子团队,这些人会把方法带到部门里进一步催化创新。在整个项目里我们跟客户团队全程一起工作,所以叫做浸泡式工作。我们在这个过程中为客户做赋能,跟客户做完项目,客户回到他们自己的团队之后会在更大范围内推对组织内部的流程变革和创新。”

具体来说,葛孙葳表示:“我们在前期会跟客户进行三天到一周的访谈,基于我们的最佳需求和客户的潜在需求确定在开放创新实验室选择哪些内容作为项目范围,然后有一键式的基础架构,所有在项目中要用的软件工具都可以免费使用。此后是基础架构的搭建,也就是4到12周的实施阶段。项目实施阶段结束之后有一个演示汇报,作为一个创新试点在这个项目里取得哪些成果,对于后期路线怎么规划的,怎么帮客户在更大的范围内推动创新。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不希望任何产品跟技术成为创新的障碍,所以我们在项目开始第一天,所有相关软件工具已经部署好了。”

谈起红帽开放创新实验室与同类项目的不同之处,葛孙葳认为:“开放创新实验室是为快速见效而打造,我们跟传统的项目比较大的不一样是我们需要客户的深度参与,要客户的利益相关方都参与到项目里,同时在项目范围内需要的决策在现场做出来,所有人都带现场,一起办公一起做决策,同时一起做快速迭代。”

对用户来说,这可能是他们距离开源创新最近的一次活动。而取决项目能否成功的因素,在于他们头脑中的观念。也许,转变观念、开始行动,是他们应对明天创新的最好选择。

via 比特财经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博

0 条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