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区块链公司涌向香港

根据香港财经事务及库务局的报告,2019年进入香港的区块链公司数量超过了其他金融科技子行业的公司。

去年,香港投资推广署(Invest HK)吸引了57家金融科技公司,其中区块链公司占39%,超过了财富科技、支付、网络安全、监管科技、信贷科技和保险科技等行业,成为香港海外金融科技迁移的引擎。此前在2018年,区块链公司仅占投资推广署引进的金融科技公司总数的27%。

自2018年以来,当局已向区块链求职者提供移民激励措施,启动了区块链贸易融资平台并建立了经纪人行业联系。

这些努力似乎取得了多方面的回报。在2019年的领英报告中,香港对区块链专业人员的平均需求是平均水平的四倍,该报告将区块链列为该地区上升最快的技能组合。

另据国际人力资源解决方案服务公司Kelly Services最近发布的《2020年香港薪资指南》显示,2020香港十大高薪职业中有两个属于区块链领域——区块链解决方案架构师、区块链后端开发人员。

香港财经事务及库务局的报告显示,香港对区块链职位和企业的兴趣日益浓厚。

在2019年新加入的区块链公司中,45%为企业区块链公司,27%为数字资产交易平台,14%为数字资产托管公司,9%为贸易融资结算,另有5%的公司正在“探索证券型代币领域”。

2020年,香港继续吸引加密企业和投资,包括来自机构参与者的资金。2月份,富达国际(Fidelity International)向加密货币交易所OSL的运营商BC Group投资了1400万美元。

此外,报告称,数码港(Cyberport)计划继续发展其区块链集群。据悉,数码港是政府拥有的金融科技商业园,也是Hyperledger的合作伙伴。

在加密货币领域,香港的金融创新还是引起了广泛的市场关注。

2019年11月6日,香港证监会发布《立场书:监管虚拟资产交易平台》(以下简称《立场书》)。

在《立场书》中,香港证监会详细阐述了他们对虚拟资产交易平台的监管措施。其中就涉及到资产托管、KYC认证、市场操纵、合规监管、会计及审计、专业投资者门槛、反洗钱等详细的规则。

在这份文件中,传统交易的监管经验被借鉴到新规中,明确了持牌机构只可向专业投资者提供服务的方向。

在发牌及监管细则中,如果在香港营运虚拟资产交易所,并在其平台上提供至少一种证券型代币的交易,便会属于证监会的管辖范围内,并须领有第 1 类(证券交易)及第 7类(提供自动化交易服务)受规管活动的牌照。

香港证监会规定平台营运者仅可向专业投资者提供其服务,并确保其客户充分认识虚拟资产,还必须制定严格的纳入准则对其平台买卖的虚拟资产进行筛选。

这样一来,就大大提高了门槛,将散户挡在了外面,创业公司也只能纷纷退下。

在链得得“不得了”对话中,MDT量数创始人黄何曾这样告诉说道:

香港政府在区块链领域的政策出台上几乎没有太多作为,或者推出明确的监管措施,是一个比较明显的懒政政府。但有趣的是,恰恰因为香港政府的懒政,不明令去禁止一些行为或者推出新的政策来进行合规性监管,让这个行业存在很多灰色地带,而这些灰色地带反而给创新带来一些机会。

不少重要的区块链公司,如Bitfinex、Tether、Circle 和 Bitmex 等都相继在香港落地。正因为香港没有监管,没有立法,没有指引,通常来说只要不面向香港用户提供相关服务,香港政府就不会太多限制你。

近几年来,香港一直在推进Fintech的发展,但是Fintech是一个非常敏感且需要监管配合的领域。“香港政府的懒政,既是好事也是坏事,这是一把双刃剑,就怕在不该出手的时候出手。” 黄何说。

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常委、凤凰卫视董事局主席及行政总裁刘长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区块链及数字货币开发研究方面,香港可以率先成为国家在该领域的试验基地。

从当下来看,香港也在积极推进区块链技术的环境建设,通过宽松的监管来吸引更多的市场力量落地创新。

via 链得得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博

0 条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