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能否拯救Facebook?

为了宣传元宇宙,英伟达CEO黄仁勋在自己的祖传厨房,通过直播的形式发布了Grace服务器。

但在SIGGRAPH 2021大会上,英伟达“自己打了自己的假”,上述发布会中的部分黄仁勋以及背景都是“假的”。

这样一场精心策划的事件,显然是为了英伟达发布的新产品。而这与Facebook近日在元宇宙上的开弓不谋而合,作为“元宇宙”的先行者,Facebook也难以按捺住对“未来”的热情。

不久前,Facebook发布财报,当季营收同比增速创2016年以来最快同比增速,其营收和每股收益均超出华尔街预期,营收比分析师预期高出12.2亿美元。而Facebook的净利润达到103.94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净利润增长一倍有余。

但在财报发布后,Facebook盘后却跌逾3%,成为了唯一一家发布亮眼财报后,股价表现不佳的社交公司。实际上,在二季度财务数据发布后,Facebook的管理层就在电话会议上发出预警,称其广告收入将因苹果iOS隐私调整而遭遇更多阻力,三季度所受影响将比二季度更大。

或也因此,扎克伯格在广告会议中重申“元宇宙”来刺激资本神经,据他所言“Facebook将在五年后转型成为一家元宇宙公司。”

那么在重压之下,社交巨头的广告收入是否还有增量空间?新故事元宇宙、又能否成为其苦苦追寻的第二增长曲线?

  Tik Tok们的时代?

与更多国际主流的社交平台一样,Facebook的主要变现方式是挖掘流量价值、广告变现。

从营收结构上来看,Facebook的广告营收占到总营收的98%。

从这样的数据来看,Facebook更像是一家“广告”公司。且其与Google在数字广告市场上的主导地位始终难以撼动。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全球数字广告市场规模突破3000亿美元,这其中,谷歌的全球市场占比高达31.1%,另一边的Facebook则吃下了20.22%的份额位居第二。

  但就在Facebook发布第二季财报不久,日本经济新闻公布了近日调查的2020年全球下载量,来自中国的短视频APP Tik Tok(抖音国际版),自2018年开始调查以来 ,首次成为全球下载量最多的App,反超Facebook。

在短视频畅行的时代,Facebook月活用户数增长出现乏力。

在大本营北美地区,Facebook就早就陷入了用户“0增长”的状态。本季度报告也显示,Facebook 8.9%的用户来自美国和加拿大,“但这一地区用户数量的保持稳定”。而在没有其他重大偶发性因素的情况下,Facebook在亚太及其他地区也不会呈现爆发式的用户增长。

再从月活用户的数量看,截至6月30日,Facebook月度活跃用户人数为28.95亿人,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了7.4%,但较上年同期12%的增速,下降了4.6%。

  同时,Facebook正逐渐被更多的年轻群体所抛弃,尽管全球20%的人都在用这款软件。

2019年,Edison Research的调查数据也显示,自2017年以来,Facebook已经失去了1500万的用户,其中12岁到34岁的用户流失最多。Facebook也开始意识到,要想尽一切办法让年轻人的目光“驻足停留”。

2020年9月,Facebook就正式上线面对在校大学生的新版块“Facebook Campus”,几乎同时,Facebook也加大了对Instagram的投入,并在Instagram推出了有短视频功能的Reels。这更多被业界解读为,是在与Tik Tok竞争。

但在更多人看来,Facebook的这一“反击”明显慢了半拍。

伴随时间的碎片化,年轻人的“注意力”早已被新型社交软件所取代,在Facebook的用户量“见顶”的同时,Snapchat、Tik Tok、Ins都得到了飞跃式的发展,这些软件对于上了年纪的人来说或许不够正式,但却正中年轻人下怀。

监管的反向力

这也意味着,Facebook的用户增长时代已经过去,想要继续增加营收,要么通过旗下的新产品进行广告变现,要么就是引入新的广告主或者广告形式,吃掉别人的市场份额。

在2020年疫情防控期间,全球电商企业加速发展,Facebook也抓住了这一机遇,加大了对中小商户的广告投放激励,并在同年增加了内置电商模块Shops和Messenger点击广告。

在二季度业绩电话会中,扎克伯格提到,当下每月有20亿用户观看了视频广告。预计未来无论是广告覆盖的用户范围还是单用户观看广告量,都会快速增加。且根据UnivDatos此前的预测,未来5年数字广告的市场规模都将以7.7%的年复合增速增长,2026年,整体市场规模将达到6260亿元。

但从外部环境来看,Facebook面临的问题似乎在加重。

监管的脚步从未走远。8月6日,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消费者保护局代理局长萨姆·莱文炮轰了Facebook关于禁用一群纽约大学研究者个人账号的决定。而这一决定针对的还是广告。

广告风险远未解除,更为关键的政策还在后面,苹果IOS的隐私新政可能会对Facebook造成持续影响。

在今年早些时候,苹果对iOS系统进行了隐私修改,要求每款App在追踪用户前需得到许可。这在价值1000亿美元的移动广告市场内部引发了担忧,因为用户更多会选择“不被追踪”,这将加大定位广告的推广阻力。

在老虎证券吴昱恺看来,苹果的隐私新政未必会给Facebook带来影响,因为难以定量。“苹果iOS新政是对所有应用统一执行,除非是广告方式发生变化,不然很难说是此消彼长的关系。”

前华尔街分析师、同伴客数据联合创始人马志博也认为,苹果公司的这一行为无疑削弱了Facebook广告投放的精准性,直接打击了华尔街投资者对其未来发展的信心。

“在越来越大的数据监管压力下,作为硬件制造商的苹果公司显然不能站在历史对立面上,但这无疑牺牲了Facebook等iOS软件的商业利益。”马志博告诉36氪,Facebook等企业在这一具体事件上的应对方式,一方面是通过改进算法、降低对被屏蔽信息的依赖;另一方面就是“模糊”广告投放效果的反馈信息,并没有太多选择余地,短期带来的广告投放意愿下降也是必然。

但马志博也强调,这种影响不是致命性的,很可能伴随苹果用户选择的变化发生改变,另一方面,其在算法层面的应对措施对市场的正面影响也会慢慢释放。

“总的来说,我们认为Facebook的股价下跌,是市场情绪短期内的正常反应。”马志博认为,市场对Facebook的最大担忧,依然在于其在欧美的增长陷入瓶颈,负面舆情尚未消散。

元宇宙是“扯淡”?

或也因此,Facebook一直在寻找自己的第二增长曲线。

元宇宙的主流定义则是“网络化的虚拟现实”,通过AR和VR技术,用户可以创建真正的“平行宇宙”。在扎克伯格眼中,“元宇宙”是互联网的下一步进化,元宇宙的核心动力,则是通过VR技术带来的体验与改变。

有趣的是,想要在接下来5年变成元宇宙公司的Facebook,其刚成立不久的“元宇宙”部门仍是在VR业务之下。尽管扎克伯格屡屡强调,“元宇宙不仅仅只是 VR,也包括 PC、移动设备和游戏主机。”但从组织构架来看,Facebook的“元宇宙”,也只是VR业务的崭新包装。

当然,扎克伯格有自己的一套逻辑,他想通过VR技术打开“元宇宙”的关口,而持有这一观点的也绝非只有Facebook,苹果、微软、亚马逊、英伟达等巨头都在投身VR技术,且相比Facebook,苹果、英伟达的硬件技术似乎更强。

不过业内也有另一些玩家,认为打开这扇“虚拟世界”大门的是“游戏”。这其中包括腾讯、字节跳动等国内巨头。

据介绍,有“元宇宙第一股”之称的美股游戏上市公司Roblox,就有腾讯投资的身影。2021年4月,字节跳动也斥资近1亿元投资了被戏称为“中国版Roblox”的手机游戏研发商代码乾坤。而这些无疑是对“元宇宙”的极大利好。

赤子城科技总裁李平也告诉36氪,“年轻用户对沉浸式体验的需求已经显现。”

目前扎克伯格聚焦元宇宙主要是为了Facebook未来十年的发展, 但也正如他所言,元宇宙绝对不会出自哪一家巨头之手。与互联网一样,元宇宙不是一家的生意,整合行业的能量来自于每个用户,而不是公司。况且每一个刚催生的行业都有泡沫破灭的可能。

据VRPinea数据统计,仅6月份一个月,关于VR、AR、AI领域的投资并购事件就有27笔,经纬中国、高榕资本、真格基金等一线基金均已入局。

  在部分人士的观点中,5G通讯的普及、硬件技术的迭代、国内外巨头的“追捧”,都是资本扎堆进入元宇宙的关键原因。

兴业证券海外TMT行业首席分析师洪嘉骏也认为,在信息技术还没有出现革命性发展的“后手机时代”,元宇宙是目前看到的最有潜力、最有想象力的场景。但他也补充道,元宇宙的发展依然处于早期阶段。

当然,有VR赛道“珠玉”在前,更多人对于元宇宙并不乐观、甚至嗤之以鼻。在投中网的报道中,VR产业在2015年-2016年就已经历了一波热潮。彼时,相关企业的数量翻了8倍,但绝大多数的企业都在A轮后转型或者死掉。

不过马志博也强调,一个行业的惨烈也不代表方向性的错误,“尽管VR、AR赛道陷入洼地,但我们应该更多记住的是Oculus的发展,并不是所有人都会迷失,总有人会满载而归。”

再反观“元宇宙”,至少目前可以肯定的是,国内大部分冠以“元宇宙”的企业,现阶段根本不具备技术能力。以社交软件Soul为例,Soul还未具备海量用户与强大的变现能力,也没有在硬件技术上做相应尝试,用户体验与活跃度也与“元宇宙”所需要的“沉浸度”相差甚远。

未来,VR技术、元宇宙一定会成为人们生活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但这仍然需要时间来打磨。

via 36氪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博

0 条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