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2 时代已至,公链竞争格局悄然改道?

我们都知道,以太坊上的 L2s 网络的主要卖点是它们在可扩展性方面给用户带来的巨大益处,尽管我认为这低估了 L2s 带来的效用。这是因为,它们还提供了其他重要功能,比如近乎即时的交易确认,允许更丰富的开发工作 (不局限于 Solidity 和 EVM),同时最棒的是,L2s 能够将其安全性「外包」给以太坊 L1。

那么,“将安全性外包给以太坊”到底是什么意思呢?简单来说,这意味着 L2s 结构不必担心需要对它们处理和执行的交易达成共识,因为它们将这项工作外包给了以太坊 L1 来完成!这就是我经常说的「模块化设计」,也即在以太坊的模块化设计堆栈中,L2s 是执行/计算层,而以太坊 L1 是共识/安全层,也是 (可选择性地作为) 数据可用性层 (注:L2s 网络会选择性地将以太坊 L1 作为数据可用性层,比如 Rollups 网络;而 Validium 方案则选择将数据可用性放到链下)。

当然,随着时间的推移,L2s 网络将需要对它们的定序器 (sequencers) 和验证者 (validators) 实现去中心化,但这与创建和维持一个去中心化的共识/安全性是完全不同的,也更容易实现。

因此,我认为 L1s 的时代已经结束,展望未来,我们将很可能不会再看到更多的 L1 网络被部署了;相反,我们将只会看到纯粹为数据可用性而构建的区块链,比如 Celestia 和 Polygon Avail;我们可能看到某些一次性的 L1s 部署最终会毫无价值。我相信,未来几年将由那些利用以太坊 L1 的安全性、社区和网络效应的 L2s 网络主导,从而实现自身使用量快速增长和采用。这种方式的美妙之处在于,L2s 网络完全无需担心共识/安全层,它们需要做的就是向以太坊 L1 支付用于存储证明 (proofs) 和/或数据的 Gas 费用,从而为自身提供安全性保证,这样它们就可以集中所有注意力来改善自身的执行/计算过程。

目前一个流行的想法是,其他 L1s 网络将最终转变成为以太坊上的 L2 网络,因为这样更有意义。现在,虽然我同意这一观点,但我非常怀疑那些更大的 L1s 生态系统是否会考虑这样做,毕竟它们是纯粹的以太坊竞争对手,如果它们转变成了以太坊中的 L2s 网络,那么它们基本上就是承认输给了以太坊。这就好像是一个竞争性国家的国王放弃了自己的王冠并宣誓效忠于另一位新国王——这是不太可能发生的 (至少他们是不情愿这样做的)。

有趣的是,通过转变成以太坊上的 L2 网络,其他 L1s 生态系统实际上能够受益匪浅,不仅仅是在技术层面上,在社会层面上也是如此:通过转变成为以太坊上的 L2 网络,它们不仅可以继续保留自己的原生代币、社区、应用等等,还将从整个以太坊生态系统中获益,同时还不必担心共识/安全层。

有些读到此处的读者可能会认为我太倾向于「以太坊极大主义者」(Ethereum maximalist) 的观点了,但我只是认为我在本文中的概述是最务实的观点。如果一个 L1 网络的目标是尽可能去中心化和安全,那么与其自己尝试从头开始,为什么不利用其它最去中心化和最安全的区块链来作为自身的共识层?除此之外,如果某个新的 L1 网络在试图绕过 Solidity 和 EVM (以太坊虚拟机) 的限制,那么实际上它也可以在以太坊 L2 上做到这一点——从技术层面来看,我真的想不到将自身作为以太坊 L2 网络 (而非 L1 网络) 来启动有任何的缺点。

当然,社会层面是另一个重要的因素,这也是以太坊的竞争者们乐于吹嘘自己比以太坊“更好”的层面。如果成为了以太坊上的 L2 网络,那么就相当于它们放弃了这一营销点,同时可能会损害它们原生代币的价值增长,因此我可以理解为什么它们想要保持继续作为 L1s 网络 (尽管我认为现如今这一策略已经失效了)。

我非常期待看到未来哪个 L1 网络将首先转变成 L2 网络,尽管在这方面我尚且无法指出有哪些候选者。当前有许多较小的 L1s 网络可能会这样做,但实际上如果它们转变成了 L2 网络,那么它们将需要同时与原生的 L2s 网络和一些更大的 L1s 网络展开竞争,因此对于它们来说可能不值得这样做。无论如何,接下来的几年将会非常有趣,L2 的时代真的已经来临了。

via 区块链大本营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博

0 条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