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巨头“瞧不上”NFT:它火任它火,潮退看谁裸

我们或许不需要中国版NFT Summer。

作者 | 周蕾

“NFT在国外的‘顶流’热度,很难在国内复制。大厂的名头给NFT的加持十分有限。”阿杰(化名)从2018年就开始关注NFT,在谈到互联网巨头的入局NFT时,他这样告诉雷锋网。

在阿杰这样的资深玩家口中,2021年的夏天被唤作NFT Summer。这三个字母似乎凭借知名艺人和NBA球星的参与,和数次令人咋舌的巨额交易,成功破圈,成为今年大火的关键词之一。

NFT,即非同质化代币(Non-fungible Token)。大家熟知的比特币、以太币,则属于同质化代币(FT)。每个NFT作品都具有独一无二的链上序列号,成为其在区块链上唯一的权利凭证。

简单来说,NFT的性质有点像是纪念币:可以流通,每一张都独一无二,可以看做是一张证明其独特性和绝对归属权的电子凭证。它的交易形式、指代的资产类型几乎不受限制,甚至有人说“万物皆可NFT”。

无论你是否了解NFT的真正含义,但你多少听说过这样的事迹:NBA球星库里花了116万人民币买下一个猿猴头像,或是一副NFT作品在佳士得拍出了近7000万美元的天价。

腾讯、阿里、京东等一众互联网巨头,也纷纷躬身入局。

腾讯这套内部特供NFT,据说11月3日前入职的才有

上周四是腾讯的23岁生日,当天发布的内部特供版QQ形象NFT刷屏朋友圈;同样在本月,由蚂蚁链提供底层技术和平台的「神舟五号」3D数字藏品,限量发售的10000份也是上线即售罄。

但这股热度被不少业界人士批评为“只是虚火”。多位长期关注NFT交易的业内人士都向雷锋网表示,大厂推出的NFT“兴趣不大、意思不大”,直言缺乏吸引力,也不大看好它们的未来,“在持续性和规模化上会有一定的瓶颈。”

是大厂们真的做不好?若论入局时机,他们或许来得不算晚,但在数道看不见的红线包围下,可供大厂施展的舞台其实非常有限。

也有投资人认为,这类NFT其实只是互联网巨头们出于社会责任的考虑,支持传统文创的一种手段,“可能就没打算给多少延展性和增值空间。”

是大厂力不从心,被迫让其沦为鸡肋,还是在按兵不动,等待潮水退去?

1

大厂与NFT的“第二次亲密接触”

在讨论这个问题之前,我们需要注意到,2021年并不是国内互联网公司与NFT的初次相遇。

如果你留心过区块链这些年的热潮,你可能对四年前风靡整个区块链圈子的CryptoKitties(简称加密猫或以太猫)还有印象。此次接受采访的多位业内人士都表示,他们就是在那个时候关注到NFT的存在。

虚拟小猫们通过一套基于区块链的“基因算法”进行世代“繁殖”,每一只都有独特的属性,用户可以购买、繁殖、出售虚拟小猫。

这款养猫游戏多次造成以太坊网络拥堵,最贵的一只当时拍出了17万美元的价格——到了2021年,它已经升值到了80万美元了。

2017年底加密猫的火爆,让区块链上一夜之间开满动物园,互联网大公司也不例外:网易发布过招财猫,百度推出过莱茨狗……但无论是哪个项目,基本都没有了下文。

而今年“翻红”的NFT,已不局限于区块链宠物一种形式,游戏、艺术品、域名、保险、收藏品、虚拟资产等领域均有它的踪影。

阿杰告诉雷锋网,“翻红”的诱因之一应该是Larvalabs(也就是今年大火的CryptoPunk的发行方)发布meebits,和现象级项目bayc的出现。“更深层的原因,应该是去年大红的DeFi(去中心化金融)已经到了阶段性高点,资金又需要新的炒作题材。”

随着数笔天价交易的出现,这场NFT Summer就这样到来,互联网大厂也集体决定乘上NFT的东风。

入局的首要原因,不少业内人士认为,还是赛道占坑的思维。

“错失热点肯定比追错热点要严重,大厂肯定不想看见‘人有我无’这种情况,必须在市场成型前把主动权抓在手里。”

这位区块链从业者也告诉雷锋网,大厂更有余力追逐行业热点,为现有业务带来一些创新实属正常。

而各家的NFT分别基于蚂蚁链、腾讯至信链、京东智臻链等,从更深层次来说,这正是让互联网巨头们原有的区块链布局,找到了一个热度和功能性兼具的落脚点。

“在NFT出来之前,大家都在做金融相关的区块链应用,但大多赚吆喝不赚钱。”加密空间的创始人Mars分析称,不少大家熟知的NFT项目都是内部业务团队在主动布局、积极推进,但“目前还没看到从上到下的战略倾向。”

无论战略规划清晰与否,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大厂基本都是从自身基因和擅长的领域出发,向人文属性迈进。

阿里似乎更侧重电商,依托于蚂蚁链发布的NFT里,最具蚂蚁特色的莫过于付款码皮肤。自6月份至今,蚂蚁链粉丝粒已发售10余款付款码皮肤。阿里也在淘宝拍卖等平台上,陆续推出了以公益、青年艺术家等为主题的NFT数字艺术拍卖专场。

腾讯则侧重文娱,在自家NFT交易平台“幻核”上,首期限量发售的,正是腾讯新闻知名节目《十三邀》的有声数字藏品NFT。23周年庆的NFT藏品,也是基于经典的QQ形象理念。

百度在这轮热潮中没有直接发行NFT,但百度超级链不久前推出百科艺术计划,表示帮助艺术家将原创作品,用区块链保护版权、流通变现,形式上与NFT藏品颇为接近——三年前,百度已试图结合区块链和自身搜索生态,搭建图片版权平台。

不难看出,对于原先就有文创布局的互联网大厂来说,NFT正是优化、壮大其内容生态的好机会。

因为每个NFT作品与现实中对应的艺术品形成唯一的映射关系,NFT作品的拥有者具有相应的数字所有权,这对创作者的知识产权和内容创新起到一定积极作用。例如网易的首批NFT,就是通过网易文创旗下的“三三工作室”发行。

IP价值在此被更具体地放大,和自有IP、外部IP都形成良性互动,为内容创作者引流、变现,将优秀的创作者和高质量IP更好地留在自己身边。

不过,能把NFT的优势充分发挥的,或许未必是目前已经入局的互联网巨头。

Mars表示,纵观市场上已布局NFT的企业,大家都各有侧重点,“比如对于一些资金与实力雄厚的企业来说,他们主要布局在自身的生态体系内,服务的是品牌自身。”Mars认为,这种方式从现阶段来看具备一定优势,但长远看,也有可能掣肘未来的发展。

相比之下,Mars认为UGC的模式相对来说更符合用户创造价值和商业模式,而字节跳动就是其中的代表企业。

2

为什么大厂NFT不够香?

互联网巨头们的NFT,何以被认为缺乏吸引力和持续性?

技术,可能是最不用担心的问题。接受采访的从业者多认为,通证流转、防篡改等基础技术并不欠缺,不过大厂的NFT多半基于联盟链发行,而无法基于比特币、以太坊这样的公链,这对资深玩家而言,还是影响了NFT的稀缺性价值,成色和公信力会折损不少。

为躲炒作,主动收缩?

“很多玩家看不上大厂NFT,就是因为炒不起来,但是为了合规,大厂宁愿主动牺牲热度。”一位投资人告诉雷锋网,国内的监管红线已经很明显,阻止市场野蛮生长、避免无序追捧再度上演,才是他们的头号任务。

在加密货币的“前车之鉴”下,大厂确实十分谨慎。这从他们对NFT的命名上可见一斑:

在实际发行和宣传的过程中,他们往往会用“数字藏品”“数字艺术品”取代NFT的叫法,尽量避免突出token(代币)属性,减少合规风险。

国盛证券区块链研究院院长宋嘉吉向雷锋网指出,NFT流入市场还是会被炒作,“大厂其实能做的不多,比较受限制。”

主动监测、处理恶意炒作,是思路之一。此前就有用户将蚂蚁链推出的“亚运会数字火炬”,抬出了高达百万的离谱拍卖价。蚂蚁链与阿里拍卖很快联手下架了这起涉嫌网络欺诈的交易,并要求用户持有藏品180天以上才能无偿转赠。

2021年10月底,《数字文创行业自律公约》发布,蚂蚁集团、京东科技、腾讯云等也是签约的一份子。

“公约到底能有多少约束力?市场教育是非常漫长的道路,大量用户对NFT是流于表面的认识和判断,只有炒作牟利的情绪。”该投资人强调,要既不伤害交易热情、又不纵容炒作,把握好流动性的尺度非常重要。

价值挖掘不充分?

阻碍大厂NFT发展的,不只是危险的炒作者们。

德鼎创新基金创始人王岳华向雷锋网解释,人们看似只是在追捧NFT的稀缺性,但在表象之下,支撑NFT价值的核心逻辑其实是定价权。

这或许有些令人费解,但我们可以注意到:在NFT出现之后,一个IP、一项权益、一件自主打造的游戏道具,这些无形资产在以往很难被合理定价,或者不见得有被交易的价值,但如今有了更多可能。这也是为什么有业界观点认为,NFT使得人类所能拥有的资产类型和空间呈指数级增长,资产的流动门槛会进一步降低,流通会变得更加简单。

因此,大厂集中布局的数字藏品,只是众多NFT品类中的一种。

“其实还有功能性、资产性的NFT,应用场景很多,也已经跑出了一定的市场,这些让NFT未来真正有被投资的价值。而收藏品的流转范围比较小众,在规模化和持续性上会有一定的瓶颈。”

Nike此前基于以太坊ERC-721协议发出的限量版NFT通证,欧足联推出2万张NFT形式的2020年欧洲足球锦标赛VIP门票,都属于NFT加密应用的“出圈之作”。

甚至DeFi的特性也已在NFT上有所显现:例如借贷平台Rocker NFT,允许用户将NFT艺术作品在平台上抵押并借出一笔加密货币。

但这无数的可能性,在国内能否成真,仍是未知之数。

NFT的机会,与日渐庞大的数字经济市场密不可分,王岳华也强调,NFT功能性的体现不能只是凭证数字化、NFT化,必须赋予其数字经济的含义,和在此之上产生的溢价——不过在现有监管之下,大厂的施展空间确实受限。

3

结语

当然,大厂做NFT并非一无是处。

它可以与传统文创挂钩,例如阿里帮助博物馆、艺术家试水数字藏品,对传统文化的宣传助力效果显著;或是像腾讯这样,通过NFT完成一次企业文化的传播,一种形式特殊的“团建”。受访者们也表示,看好互联网大厂前期做NFT的普及教育和市场宣发。

在监管风险未知、市场不成熟、有大批潜在炒作者“蹲守”的情况下,大厂以谨慎的姿态进行布局,实属正常,但外界对他们的期望,一定不止于此。

这个新兴领域如迷雾一般,亟待讨论的问题数不胜数。在那些不看好的声音之外,人们也在提问,互联网巨头作为其中重要的生态建设者,可以承担、应当承担多少推进行业发展的责任,能否做出具有中国特色的NFT。

“说不定中国的NFT会有自下而上的发展,会有与国外截然不同的新生事物成长起来。届时可能会冲击大厂的生态,也可能是大厂坐等成熟之后再收割。”那位投资人告诉我们,路径或许会有所不同,但大厂与NFT的缘分,远远不会停留于此。

via 雷锋网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博

0 条评论

友情链接